全球一站式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注册欧易交易所 更多顶级交易所 

央行数字货币22号落地

资讯2022-05-2433


近年来,各国不断加大在央行数字货币(CBDC)领域的研究开发和竞争力度。2022年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报告认为,目前有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正在研究CBDC,货币的历史正进入一个新的篇章。2022年3月9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敦促美联储考虑创建数字美元的可能性,该举措被认为是美国改变以往对CBDC不甚积极战略的一个新动向。竞争加剧的同时,主要国家和地区在CBDC领域的合作联盟也正在形成。2020年1月,欧盟、日本、加拿大、英国、瑞典和瑞士中央银行与国际清算银行(BIS)共同成立CBDC研究小组,评估CBDC的各种应用场景和方案选择。2020年10月,七国集团(G7)和BIS表示将积极协作开展各国CBDC互操作性和跨境交易等问题的研究;同月,IMF发布报告,指出有可能出现少数几种CBDC在全球竞争中形成货币区或货币联盟的情景。2021年10月,G7发布13项关于CBDC实施的公共政策原则,成为世界范围内首个CBDC技术类规范和行动准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央行数字货币竞争开始转向规则制定领域。2022年3月22日,BIS与新加坡、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南非四国央行合作创建了多种央行数字货币国际结算共享平台(MCBDCs),意味着各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应用布局进一步提速。


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争与合作态势愈演愈烈,技术研发、规则制定和法律法规探讨加速推进。本文探讨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争与合作驶入快车道的驱动因素和技术基础、最新态势及未来方向,以期为数字人民币的发展提供借鉴。


CBDC竞争加速的驱动因素和技术基础


多种因素驱动各国CBDC加速竞争


受金融服务数字化需求升级和疫情持续影响,各国不断重视CBDC的研发。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金融服务的数字化需求不断显现和升级,金融服务的普惠性和高质量需求助推CBDC的创新发展。一是数字货币有助于实现普惠金融。传统金融服务在中小企业融资和低收入人群账户服务等领域存在较大缺口,数字货币的普及将提高金融普惠性。二是数字货币有助于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流程化的传统金融服务存在服务效率低、收费高等问题,数字货币底层分布式账本技术(DLT)能够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在跨境场景表现尤为突出。三是疫情增加了金融数字化的需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担心病毒通过现金传播,无接触支付需求激增;部分实体店铺在疫情期间关闭,电子商务活动激增,也推动安全、便捷、低成本和非接触的支付方式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私人数字货币蓬勃发展和大型科技公司进入支付领域,驱使央行加速发展CBDC。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迅速发展,市场投资规模日渐增加。加密货币属于投机性资产,无发行实体和信用背书,且因匿名交易难以监管,常被用于辅助洗钱、勒索软件攻击和其他金融犯罪。为了克服普通加密货币币值波动大和资源消耗大等问题,部分私营机构开发出数字稳定币,例如脸书(Facebook)提出的天秤币(Libra)计划引领了全球稳定币浪潮。大型科技公司进入垄断支付领域,不利于监管以及支付系统的安全和稳定。发展CBDC有助于央行在支付体系中扮演好竞争者、数据隐私保护者和完整性维护者三重角色,优化付款方式,提高支付效率,遏制现金非法交易,防范第三方支付机构崩溃风险,维护支付体系的安全与稳定。


打造更多元化、更开放的国际支付环境、争夺数字货币发展规则制定权,促使各国对CBDC研发热情持续高涨。各国央行纷纷通过公私合作、跨国合作等方式参与CBDC竞争,但其制度建设和发展规则仍未达成共识。数字经济时代的货币竞争仍将以主权货币为主,2022年1月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报告认为,数字货币或将削弱美元地位。率先成功推出CBDC的国家,不仅能在CBDC国际标准制定领域掌握先机和话语权,更能提升货币的国际地位,维护本国货币主权。


相对成熟的技术是CBDC竞争的基础


私人数字货币一直扮演着央行数字货币底层技术试验者的角色。自2008年中本聪提出比特币概念以来,私人数字货币快速发展,各项底层技术加速成熟,为各央行数字货币竞争与合作提供了坚实基础和重要保障。现阶段,各央行CBDC的竞争也代表了不同技术选择的竞争,将对未来CBDC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设计方式选择: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BIS对各央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各国央行在设计方式选择上基本达成两个方面的共识。一是批发场景使用去中心化的设计方式,最大限度提高结算清算效率,降低流动性占用成本。二是零售场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各有优势,央行可根据零售场景数量、基础设施信息处理能力、监管合规要求等方面来权衡设计方式。未来,各央行零售场景CBDC的竞争结果也将决定CBDC采取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的设计方案。对于中心化设计而言,CBDC的交易信息会被记录在中央银行货币系统的分类账上,终端用户在中心化的数字货币系统持有个人账户,进行数字货币存取及支付。对于去中心化而言,央行货币系统主要负责为数字货币的交易清算设立规则和要求,相应的交易信息则被记录在用户端或受监管的中介机构里,受监管的中介机构可以由商业银行或独立第三方运营商担任。在去中心化模式下,央行货币系统需要开发一种新的分散的基础设施,能够高效安全地处理支付清算,但将消耗大量资源,技术上对央行也是一种挑战。


技术路线选择:基于账户型还是代币型。账户型(Account Based)在转账时需要对应金融机构的账户体系,和现行商业银行账户体系的主要区别就是央行数字货币要求账户开在央行而不是商业银行。而代币型(Token Based)只需要有数字钱包即可。和物理现钞相比,CBDC对交易双方的鉴别真伪更加复杂和困难,交易中往往需要引入外部认证机制来验证真伪,会导致交易无法像现金一样实现100%的匿名性。匿名的程度取决于数字钱包注册信息的披露情况。


运营模式选择:单层还是双层。在单层模式中,中央银行执行支付系统中的所有功能,包括发行、分发以及与最终用户的交互,这对央行系统性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而在双层模式中,中央银行负责发行,私营部门公司作为CBDC的中介运营。中介角色可以由金融机构担任,也可以由支付服务提供商和移动运营商等公司担任。该模式增加了一层额外的法律和操作复杂性,要求中央银行履行监督其他行为者的职责。


上一篇:eth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dash币

猜你喜欢